葉光之聲-關注熱點、焦點、疑點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奮勇前行...

葉光·打假·維權

重慶葉光商品咨詢有限公司-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指定質量法維權調查機構

http://www.idivrc.icu

[名譽侵權追蹤二]關于瀘州老窖訴我的名譽侵權上訴狀

發表于:2019-09-17 點擊:

103-1F614145153.jpg

 

   上訴人(一審被告):略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略

 

    上訴人因不服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人民法院2019828日(20190502民初2391號民事判決,現提出上訴。

上訴請求:

1、依法撤銷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人民法院2019828日(20190502民初2391號民事判決。

2、本案二審的訴訟費由被上訴人承擔。

上訴理由:

一、關于我在自媒體上發表的有關評論和批評是否構成名譽侵權問題

一審法院完全不顧上訴人在自媒體網站上轉載、發表文章,是因為與被上訴人有過三次因產品質量訴訟所引發的客觀事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1998]26號) (以下簡稱,法釋):“消費者對生產者、經營者、銷售者的產品質量或者服務質量進行批評、評論,不應當認定為侵害他人名譽權”的解釋規定,有基于此,上訴人在一審中從構成名譽侵權的四個要件充分闡述了事實與理由(見附件,名譽侵權訴訟答辯狀),請二審法院高度重視這一情節,這是審理本案的關鍵。

二、關于轉發已在全國公開媒體發表的文章和采用相關組織調查的資料是否構成名譽侵權

據實轉載《中國質量報》公開刊載的《瀘州老窖二曲,到底是什么酒?》文章是否構成名譽侵權,一審法院就文章內容進行了審查(文章轉發人不擁有著作權),認為上訴人構成侵權,上訴人認為這是極不公證和沒有法律依據的推論。首先應該是對原著和擁有著作權的人和相關單位作出審查,判定文章內容是否構成侵權后,才能確認轉發人的責任。對此,上訴人在一審中要求追加第三被告進行實質審查,然而,一審法院不予采納。現在的事實是,該文章在互聯網上還有大量轉載。

至于《瀘州老窖二曲生產地探訪(圖片)》、用圖來解說《瀘州老窖二曲,到底是什么酒?》中所采用的圖片,上訴人在一審中提交了出處,由于提供者是職務行為其中部分圖片被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中國技術監督情報協會共同編寫的《瀘州老窖產品質量潛規則問題專項調查報告》采用。對此,上訴人也提出了追加上述單位作為第三人到庭進行審查,也遭到一審法院的拒絕。

此兩項關鍵的證據已得到一審法院的采納,但是卻把對原著作權擁有人的審查是否合法與轉發人隔離,把屬于別人的東西強加在我頭上(僅僅因為我轉發和轉述了),逼使上訴人承認違法,這是完全不符合司法審判的法則。假如有一天,原著作人和擁有者的文章和圖片被認定是合法的,那今天對轉發人的判決不就是一起冤假錯案了嗎!因此也請二審法院高度重視,務必追加著作權擁有人到庭審查。

三、關于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無“白酒(液態)”許可證生產液態法白酒問題

一審法院認定《關于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無“白酒(液態)”許可證生產液態法白酒的再舉報》、《鐵證如山: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無證生產液態法白酒》兩篇文章對原告構成了侵權,這是忽視了文章中提到的有關“白酒”、“白酒(液態)”、“白酒(原酒)”分別作為單獨生產線發放生產許可的政策、法規。雖說有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對我曾訴訟被上訴人無“白酒(液態)”許可證生產液態法白酒的判決,但是正因為如此才有我發表評論的事因,且通篇文章均是依據相關法律、法規據實陳述。正是因為基于這些法律、法規,上訴人在通過司法途徑救濟無果的情況下,采用行政舉報救濟手段,這是完全可行而不違法的正當行為。其行為完全符合“法釋”:“公民依法向有關部門檢舉、控告他人的違法違紀行為,他人以檢舉、控告侵害其名譽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規定。

四、關于賠償被上訴人經濟損失與法無據

賠償的前提首先是,上訴人是否構成了侵權的實質性行為。在一審訴訟中,上訴人充分闡述了不構成對被上訴人的侵權行為,而一審法院在極不尊重客觀事實面前,硬把不屬于上訴人的著作權作品施加于上訴人頭上進行分析認定。

其次,被上訴人的“生產與經營能力、產品質量等評價降低”與上訴人沒有必然的關聯,一審法院以“對原告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已造成惡劣影響”判令上訴人賠償被上訴人50萬元與法無據。試問一家擁有數百年歷史享譽世界的濃香白酒大型國有企業,豈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因發表幾篇據實評論報道的文章,其經營了數百年的美譽就能降低的?但事實是,一審法院在判決書中列舉了被上訴人是在逐年逐步獲取了行業中的各種榮譽,其公司業績也是逐年以億為單位計數的增長,何談經濟損失?這些有目共睹的事實難道都是假的?請問,如果因為上訴人損害了被上訴人的名譽造成經濟損失,那又是如何獲得的這些榮譽和業績的?關于因名譽權受到侵害使生產、經營、銷售遭受損失予以賠償的范圍和數額如何確定?最高人民法院在“法釋”中明確規定為:“因名譽權受到侵害使生產、經營、銷售遭受損失予以賠償的范圍和數額,可以按照確因侵權而造成客戶退貨、解除合同等損失程度來適當確定”。此規定的賠償范圍和數額是限定在“因侵權而造成客戶退貨、解除合同等損失程度來適當確定”,與企業預期要銷售多少金額無關(一審法院超法律規定的范圍判決),關于此問題我將在以下加以闡述。然而一審法院卻依據沒有證據和法律支持的“銷售金額下降”說辭,判令上訴人賠償所謂的損失,而且將賠償額度放大到因名譽侵權賠償的最大極限,與被上訴人的強勢一起形成十足的霸凌主義和對上訴人的極限施壓。民情可能會被這種強勢暫時壓制,縱觀歷史,這種以強欺弱的情況將不會有好結果。

再其次是,二曲酒銷量下降的數據真實性。被上訴在一審中沒有向法庭提交這些數據的來源和真實性證據,上訴人也沒有進行質證,應視為無效。一審中,上訴人針對被上訴人提到的“銷售下降、退貨”等問題,向法庭提交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關于瀘州老窖二曲酒標簽有關問題的復函》(食藥監辦食監一函[2016]332號),以及湖南省邵陽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邵食藥監政信函[2018]3號)、成都市又流區市場與質量監督管理局《投訴舉報辦理結果反饋書》等三份證據性文件。證明:食藥總局認定瀘州老窖二曲酒標簽是“不規范”責令四川省食藥局“及時向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通報有關情況,以便企業對不規范的標簽標注采取改正措施”。試問,在國家要求改正的情況下,被上訴人的二曲酒還能對外銷售嗎?還敢銷售嗎?

國家食藥總局回復函(規范)全.jpg

在國家總局的文件后,二曲酒又被湖南邵陽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責令召回通知書》(邵食藥責召字[2016]22號),責令“瀘州老窖公司在法定期限內召回在邵陽市行政區域內銷售的上述(七個品種共計3221件)白酒”。

43727.5812528935_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楊文杰)_16.jpg

43727.5812546991_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楊文杰)_17.jpg

瀘州老窖公司的召回計劃書

43727.5812561458_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楊文杰)_18.jpg

43727.5812577662_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楊文杰)_19.jpg

成都市雙流區市場與質量監督管理局《投訴舉報辦理結果反饋書》裁明:“責令當事人停止銷售該產品”

43727.5812380556_雙流區市場監管1.jpg

43727.5812454745_雙流區市場監管3.jpg

這三份國家權威職能部門專門針對二曲酒的處置觀點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不規范、改正、召回、停止銷售,這些都是有著絕對無可辯駁的行政管理效力行為。然而,一審法院均不采信這鐵一般的事實和依據,卻非要拿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評論(問題還在于,這些評論被上訴人的事實,均被國家行政管理部門認定是違法行為)來為被上訴人承擔過錯,法理何在?情理何在?一審法院的邏輯是,行政管理執法不及普通老百姓的評論。這樣的判決是否會成為司法界的美談和經典?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特別是食品生產經營者就更應該把誠實、守信和最好的產品提供給社會。企業用什么產品供應市場那是企業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的自主選擇,但是被上訴人卻公然違抗法律,大量使用食用酒精串香的白酒冒充高梁酒、曲酒等,欺騙熱愛他的消費者(人民),與人民為敵最終將會被人民所拋棄,管理者不可能下行政命令迫使消費者購買你們的產品。人有病應該是積極治療,然而被上訴人以及他周邊的所有人(管理者、執法部門)共同構筑一道防線,自覺地充當病入膏肓的保護者,不讓治療。這不是保護,其實相比上訴人向被上訴指出病根在那里要壞上數十倍,終將會加重被上訴人的病癥直至不可救治。如果瀘州有眼,歷史會記下這場挽救瀘州濃香白酒的保衛戰,也會記下各種粉墨登場的人物。

我還想問一下,我的網站圍繞有關瀘州老窖二曲酒標簽問題發表了一百多篇評論和說理文章,被上訴人為什么單單對這五篇文章提出質疑和訴訟。原因只有一個,這些文章說到了痛點,特別是“無‘白酒(液態)’許可證生產液態法白酒”這一問題(請法院認真研究,我反復針對此問題提起訴訟和舉報中所依據的各項法律、法規),因為地方管理部門的“管理”導致做出了與國家法律、法規相抵觸有利于被上訴人的決定,所以要拼死維護,想利用法院的判決為實質性的違法行為埋單。

敬請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牢記用“最嚴謹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確保廣大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依法撤銷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人民法院(2019)川0502民初2391號民事判決,支持上訴人的訴訟請求。

在此我重申我的態度,只要被上訴人能正確認識問題,妥善處理與消費者之間的糾紛,我可以完全處理掉個人網站上所有涉及到有關瀘州老窖酒的文章。

 

此致 

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     

              2019 917

責任編輯:none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渝ICP備05000872號 公安公共信息網絡安全備案號:50010501500072

版權所有(1998--2015):葉光之聲.葉光打假維權網 后臺管理 地 址:重慶市江北區建新北路一村111號 郵 編:400020 

電 話:023-67517328 67527534 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位訪問者
湖北快3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