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光之聲-關注熱點、焦點、疑點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奮勇前行...

葉光·打假·維權

重慶葉光商品咨詢有限公司-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指定質量法維權調查機構

http://www.idivrc.icu

我控訴--參加單位組織爬山時為救人把腿摔傷不認定為工傷

發表于:2011-08-24 點擊:
    我原是廣發銀行廣州東華路支行的員工,2007年單位組織爬山時,為救行長的女兒把腿摔傷。我是懂法律的,爬山是單位組織的應該算工傷,救人屬見義勇為也應該算工傷。因此申請工傷認定。廣發銀行見我受傷長期無法工作,就停發了我的工資,還搞了個《情況說明》,稱登山活動是自愿參加,讓每個職工簽字。行長讓簽誰敢不簽,于是大部分人都簽了,不過確實有個別有良心、有骨氣的人沒有簽字。廣州市勞動局負責調查此事的趙興福顯然是被收買了,我說的每句話經他一記錄意思全變了,所以在談話記錄中有多處涂改。盡管我向市勞動局黨委反應了這個情況,最終勞動部門還是認定我不在工作時間、不在工作地點,救人不是工傷。。
    不能認定為工傷,我的損失只能找小孩的父母承擔,于是我向廣州市越秀區法院提起了訴訟。行長的一個手下譚美蘭蹦出來編了個故事,說一個大人把一個不到七歲的小女孩拉倒,這個小女孩倒下時壓在大人的腿上,把這個大人的腿壓折了,小孩什么事都沒有。這個故事誰會相信,但是法官一個人相信就夠了。廣發銀行、勞動部門、當時在場的其他人,以及我和行長的對話錄音都可以證明我是救人時受的傷,但法官認為應該以偽證的為準,連我向法官提交的一些證據原件也失蹤了。證據不敢給法官看,法官一看就沒了。
    現在我受傷已經很長時間了,我右腿膝關節還一直隱隱作痛,稍微走快點或走遠點,疼痛就會加劇。疼痛經常反復發作,尤其是后半夜經常一疼醒就睡不著了。因為我被解除了勞動合同,醫保也停了,我沒有了生活來源,看病也要完全自費。我今后再也不能跑步、不能爬山、不能打球,即使這樣,若干年后很可能還要換人工關節。身體好才是最重要的,我真寧愿拿出我的全部積蓄,只要能換來一條正常的腿,把房子賣了也行。
    我沒想到舍己救人會是這樣的下場,地震受傷了還是國家出錢治病,還給一些生活費,救人受傷了就要等死么?
    我曾找了很多部門,寄出了數百封信訪材料,但是沒有任何效果。人類是這么的冷漠,我受傷以來忍受了多少痛苦沒有人在乎,就好象我的腿不是人的腿,我的生命不是人的生命。
   如果我當時救的是條狗該有多好,狗比人有良心多了,至少不會咬我。如果我是救狗時受的傷,我還不會被解除勞動合同,即使是病假我也有些生活來源。我不知道這個世界只許害人,不許救人,誰敢救人就整死誰。因為我救了個人,就把我的工資和獎金扣了,還要解除勞動合同,組織職工做偽證迫害我。勞動保障部門和法院也跟著要害我。我本想吃點虧把這件事了結了,本身是我自愿去救人的。但人家對我毫不留情,非把我往絕路上逼。做人怎么就不可以有一點點良知。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何時能夠解決,也許永遠也不能解決,狼吃羊可以有無數條理由,什么無恥的事情都會發生。我曾對廣發銀行的領導說:“我救個人你們要迫害我,我殺個人你們是不是要表彰我,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應該殺個人才對。”結果廣發銀行的領導就說我在恐嚇他,真他媽的該死。
    數不清有多少個夜晚,當我腿疼的睡不著時,我真恨不得把他們都給殺了。但是殺誰呢?廣發銀行各級領導該殺、做偽證的人該殺、小孩的父母該殺、各級勞動部門的人該殺、各級法院的人該殺。這么多人該殺?難道是我自己錯了?我和這些人無冤無仇,只是因為我救了個人。
    武松在怒殺西門慶之前,先收集了相關證據,把這些證據給了縣衙門,本指望縣衙門會為自己伸張正義,為哥哥報仇,但縣衙門說是證據不足,不予立案。武松只好通過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用法律不能解決的問題,只好用刀來解決。
    我聽說廣東省紀委每天要收到100多封信訪材料,冤假錯案遍地都是,誰顧得上你。記得有一次,廣東省某司法機關的人對我說:“不要再來了,找別處去,聽懂沒有,別浪費時間了,別浪費你的紙了。”那態度就好像我去討飯去錯了地方。我不知道救人是多大的錯,會四處碰壁。有人在政府門前打電話,被當成信訪的,被6個警察暴打。還好,我還沒被打過,以后經過政府門前要躲著點走。討飯惹人煩了會把狗放出來咬,上訪惹人煩了會把警察放出來打。討飯是乞求別人發善心給自己一口飯吃,上訪是乞求別人發善心維護自己的權益。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沒有神仙皇帝,解決問題只能靠自己,不要夢想包公出現。
    廣州的海珠橋三天兩頭有人跳橋。因為有冤無處申,只好爬到海珠橋上鳴冤,廣州市政府不得不增派警力,嚴防死守,不讓跳橋。堵是堵不住的,不讓跳海珠橋,還可以跳別的橋,跳別的樓。冤總要找個申的地方,與其到處去堵,不如網開一面,把海珠橋指定為鳴冤橋,讓有冤無處申的人都來這里鳴冤,直到把海珠橋給哭塌了。讓那些實在是找不到可以申冤的地方、又不想學楊佳的人,有一個去處。跳橋會影響交通,給許多人造成不便,大家應該諒解一下,總不能因為孟姜女哭倒了長城救說孟姜女是恐怖分子。
    黑白本來很容易區分,但在不同人的眼里黑白是不一樣的。我覺得救人是件光榮的事,應該鼓勵和表彰,但是受到的卻是銀行、勞動部門、法院等有關部門的打擊、迫害。他們只許害人,不許救人。記得有個法官私下對我說:不要放棄,一定要維護自己的權益。他自己做出顛倒黑白的判決,卻又讓我別放棄。我相信這個法官是有良知的,但是他所屬的圈子不允許他有良知。這個世界黑白是分不清的,就看誰有話語權。毛主席說的好:“槍桿子里面出政權。”這個世界上沒有說理的地方。自己沒有槍,怪不得別人。
                                                                   張學東
 
 
    所述內容可以向有關單位核實。如與事實不符,本人承擔一切責任
    廣州市勞動局  020-83318219
    廣州市勞動局經辦人員 梅東路勞保局二樓 趙興福
    越秀區法院 8739031187390832
    天河區法院8750918787509171
    廣發銀行總行38322923 38322925 38322927 38322198873108068731143138322907
    廣發銀行廣州分行38988903
    廣發東華路支行020-83832468,83824438,83823866
    偽證人譚美蘭  83486335-19
    證人黃寶輝13560065543
責任編輯:none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渝ICP備05000872號 公安公共信息網絡安全備案號:50010501500072

版權所有(1998--2015):葉光之聲.葉光打假維權網 后臺管理 地 址:重慶市江北區鷂子丘路62號1幢0811室(龍湖新壹街1號樓) 郵 編:400020 

電 話: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位訪問者
湖北快3手机版